手机捕鱼游戏编程原理|手机捕鱼大亨攻略
遼寧分社正文

黃群慧做客11期東北振興大講堂主講新中國工業化進程

中國新聞網·遼寧 2019年11月11日 13:08

  中新網遼寧新聞11月11日電 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東北三省考察和深入推進東北振興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 11月9日由東北大學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主辦的“第十一期東北振興大講堂”在東北大學漢卿會堂舉行。遼寧省有關部門負責人和社會各界代表共500余人參與活動。

  本次講堂邀請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黃群慧擔任主講嘉賓,黃群慧以“兩個一百年目標下的新中國工業化進程”為主題,回顧了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工業化的歷史成就,對未來30年中國工業化深化過程中的面臨挑戰進行展望,并提出應對這些挑戰的重大任務。根據現場速記整理觀點如下:

  黃群慧認為,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時間節點上,從“兩個一百年”目標視角認識新中國工業化進程具有重要意義。一方面,新中國工業化進程決定了中國現代化建設偉大事業的成敗,實現工業化是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內在要求;另一方面,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基礎上,分到2035年和2050年兩階段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把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因此,兩個百年目標下,不僅要總結過去70年的成就,還要分析未來30年實現百年目標需要面對的關鍵任務和重大挑戰,這對于未來指導現代化強國建設更有價值。

  一、新中國成立70年來工業化進程的歷史成就

  黃群慧認為,我國社會主義工業化進程可劃分為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兩個歷史時期。其中,1949—1978年是新中國計劃經濟體制下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時期,近30年的工業化建設為新中國建立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貢獻巨大。改革開放以后(1978年至今),中國工業化進程進入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時期,積極探索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新型工業化道路,工業化戰略重心逐步轉向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在這壯麗70年奮斗歷程中,我國工業化進程取得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可以通過三句話概括:

  第一,用幾十年走完發達國家幾百年的工業化歷程。為什么這么說呢?英美等發達國家的工業化從初期到后期都歷經上百年時間,我國在改革開放之初還處于工業化初期,到改革開放40年后我國已經進入了工業化后期階段。如果把工業化進程劃分為前工業化、工業化初期、工業化中期、工業化后期和后工業化階段,2011年以后,中國工業化就進入了工業化后期,產業結構由重化工主導轉向技術密集型主導、相應的經濟增速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

  第二,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新中國成立時,當時基本經濟國情是一個“一窮二白”的落后的農業大國。現在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工業產出國,擁有包括41個工業大類、207個中類、666個小類的世界最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非農產業增加值占比已經超過了90%,500種主要工業品中中國有220多種產量位居全球第一,世界23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能見到“中國制造”的身影。由于中國制造業的快速發展,世界制造業的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近20年高收入國家制造業增加值比重不斷下降,中國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從1970年的可忽略不計上升到2016年占據全球1/4。經過兩個多世紀的遷移,世界制造業的中心已經轉移到中國。

  第三,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制造業第一大國。1952年中國GDP僅為679億元,197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加到3679億元,2018年達到900309億元,占世界經濟的比重接近16%,居全球第2位。2018年比1952年增長175倍,年均增長81%,中國人均國民總收入達到9732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從工業發展水平看,中國從一個貧窮落后的農業國成長為世界第一工業大國,工業增加值從1952年的120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305160億元,按不變價格計算增長9760倍,年均增長110%。2016年,世界各國制造業增加值看,中國制造業增加值達到3萬億美元,美國制造增加值為2.1萬億美元,日本則是9000多億美元,中國制造相當于美國和日本之和,世界第一制造的大國地位非常突出。

  二、兩個百年目標下深化我國工業化進程的三大任務

  “行百步者半九十”,在認識到過去70年工業化進程的歷史性成就同時,也必須看到未來深化中國工業化過程中面臨的重大挑戰和應對這些挑戰的重大任務。

  第一,遏制“過早去工業化”與“過快去工業化”趨勢。從理論上判斷工業化進程的一個通用指標是觀察三次產業結構的比重變化,隨著工業化進程推進,人均收入不斷提升,人均收入達到一定水平后,制造業就業和增加值在三次產業結構比重就會下降,第三產業的增加值和吸納就業人數比重逐漸提高,制造業和第二產業在三次產業增加值中的占比逐步降低,這被認為是“去工業化”。如果說當一個國家人均收入達到一定水平,制造業所帶來的創新溢出效應、產業關聯效應和外匯儲備效應都已經得到充分體現,服務業效率提高能夠承擔支持經濟增長的引擎,此時制造業占比降低被認為是“成熟地去工業化”。反之,則是“過早去工業化”。如果說存在相對于“成熟去工業化”一段時期制造業占比下降速度過快,這可以被認為是“過快去工業化”。“過早去工業化”或者“過快去工業化”情況下,替代制造業的可能是低技能、低效率、處于價值鏈低端的服務業,這種服務業無法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引擎,也就無法保證經濟的可持續增長,這極可能會導致發展中國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實際上,近些年來中國已經出現了“過早去工業化”以及“過快去工業化”問題,經濟“脫實向虛”的問題也日趨嚴重。考慮到中國還需要10年到20年的工業化深化過程才能全面實現工業化,而即使是發達國家這些年也在不斷推進“再工業化”,因此為了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必須遏制“過早去工業化”和“過快去工業化”趨勢。

  第二,把握和適應全球化“大變局”。中國工業化進程與經濟全球化進程密切相關,中國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比較優勢,深度參與了全球制造業價值鏈分工,在促進自身工業化進程同時,也為世界經濟增長和經濟全球化進程做出了重要貢獻。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化也出現了一些重大的變革趨勢:一是新工業革命將重塑國家間競爭格局。新工業革命蓬勃興起,在為商品和服務全球流動帶來便利的同時,弱化了以勞動力成本為主比較優勢對全球化的推動作用;二是多邊貿易體系正在遭受嚴重挑戰。基于合作、互惠、協商的多邊主義全球治理規則正在受到侵害,WTO的效率和權威性受到極大影響;以美國為代表的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的勢力正在增強,尤其是美國發起的中美貿易摩擦,正在打破既有的全球價值鏈、產業鏈和創新鏈的格局,這將對全球化和全球經濟增長帶來巨大的影響。三是全球化“大變局”對未來中國工業化進程會帶來極大不確定性,要實現兩個百年目標,中國要在堅決維護多邊主義治理機制前提下,使未來工業化戰略能夠把握和適應這種全球化“大變局”。

  第三,實現從高速工業化向高質量工業化轉型。隨著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未來我國工業化進程也面臨著從高速工業化向高質量工業化轉型的艱巨任務和挑戰。中國的高速工業化進程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時,也產生了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這主要表現在:區域工業化不平衡,一些區域的工業化水平不充分,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差距過大;產業發展的結構不平衡,創新能力和高端產業發展不充分,低水平產能過剩,關鍵裝備、核心零部件和基礎軟件等嚴重依賴進口和外資企業;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發展不平衡,高質量實體經濟供給不充分,經濟呈現“脫實向虛”趨勢;工業化速度與資源環境承載力不平衡,綠色經濟發展不充分,給資源環境的承載提出了極大挑戰;工業化與信息化的深度融合、與城鎮化良性互動、與農業現代化相互協調還不充分,不利于工業化進程推進對“兩個一百年”目標實現的支撐作用的發揮。

  三、兩個百年目標下推動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四個轉變

  黃群慧認為,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要制定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規劃,對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重點應該著力實現四個方面轉變。

  第一,總體戰略導向的轉變。要從過去單純強調趕超和對標的戰略向強調中國制造的原創貢獻轉變。中國制造發展到現在階段,是要對世界做出原創性的貢獻的時候了,這是什么概念?20世紀80和90年代,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全球掀起了學習日本經驗的浪潮,日本豐田的精益化管理,模塊化管理、終身雇傭、企業工會等經營管理理念,被全球企業所模仿,這是日本對世界的原創性貢獻。但是,中國到現在為止讓世界學習的原創性貢獻還不多,尤其制造企業的核心能力沒有上升。

  第二,重點發展領域的轉變。從過去強調所有領域實現超前的目標向工業基礎能力領域超前轉變。我們現在做的發展規劃,提出要在各個領域實現世界超前,那么國外一些國家,如美國就覺得在每個領域要被中國趕超,壓力很大。應該是什么呢?在新工業革命背景下,強調突破通用技術、工業基礎能力,叫“工業四基”,在基礎零部件、核心元器件、基礎工藝、基礎材料、基礎行業等領域要突破,提升工業的通用技術能力。

  第三,產業政策的轉變。要弱化選擇性導向的產業政策,強調競爭性導向的產業政策,兩種導向的產業政策和競爭政策都有必要,但在我國進入工業化后期階段,作為對世界作出原創性貢獻的時候,競爭性導向的產業政策更為關鍵,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要比選擇性扶持政策更為重要。以競爭性導向的產業政策,體現了市場是起決定性的資源配置性作用。

  第四,既要重視技術創新,也要重視管理創新。管理創新包括產業、制造業服務化,服務業和制造業融合,包括品質革命,制造業質量,現在我們說制造業這么大,但是其實一個品質問題還沒解決,無論是德國還是日本都在趕超過程中掀起過品質革命,現在我國制造業的品質革命還遠沒有結束,產品合格率只有90%,而且品質合格只是最低要求,要遠遠超過合格水平,才能體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本質要求,因為還有很多不合格產品,所以老百姓跑到國外去買抽水馬桶,買國外的電器品牌,這一切都源于我們制造業的品質問題,是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重點。

  據介紹,東北振興大講堂是東北大學,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聯合主辦,關注東北全面振興,聚焦東北重大問題,通過邀請國內外高層次專家做專題報告,為東北地區的領導干部和群眾提供具有前瞻性、戰略性、創新性的改革思想、改革理論和改革實踐案例。

手机捕鱼游戏编程原理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号 内蒙古快3走势图500期 大富豪棋牌游戏下载 彩票书籍软件下载 新时时彩走势图163 安徽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极速十一选五带线走势图 博彩公司 李逵劈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