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捕鱼游戏编程原理|手机捕鱼大亨攻略
遼寧分社正文

易烊千璽 “大人”這兩個字要靠行動來驗證

新京報 2019年07月29日 15:21

  邁過18歲門檻,享受久違的校園生活;稱現在的自己,比小時候期待得要好

  易烊千璽 “大人”這兩個字要靠行動來驗證

  在過往的采訪中,易烊千璽不善言談,回答問題的方式慢熱且沉穩,以至于外界得到的大多話術,不外乎是以各種細節刻畫這個男孩的“少年老成”。近兩年,時尚資源、街舞節目紛至沓來,諸多網友又為他貼上“蘇”“荷爾蒙”等形容成熟男人的詞匯。近日隨著優酷劇集《長安十二時辰》的熱播,更讓他“演員”的身份獲得了外界認可。

  每件事情都處理得深思熟慮且盡善盡美,以至于很多人忘卻,易烊千璽在去年剛剛邁過18歲的門檻。然而,褪去鮮花和流量的粉飾,他的獨處時分其實與普通18歲男孩無異:喜歡憑直覺做事,自有一套選擇工作的標準;喜歡雕塑、書法、音樂這類需要忠于自我的小愛好;享受自由的校園生活,每張記錄大學時光的照片中,他總能露出罕見的、沒有被攝影師安排過的笑容……從13歲被選擇的生活,到18歲有權利選擇人生,易烊千璽正在更努力地保持自己理想中的樣子,而非塑造成他人的理想。

  2017年,易烊千璽曾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希望大家不再用一種看小孩的眼光來審視他。但此次再被問及,18歲后是否更急切地希望外界視自己為大人,他思索片刻,“沒有特別強烈的渴望。”“你表現出來是什么樣,大家自然而然會對你有所改觀。我并不會因為,我覺得自己應該是個大人,就怎樣去處理事情。”與他人的眼光相較,易烊千璽如今正按照自己的節奏,用行動蛻變為真正的成年人。

  演員

  我和李必,有相似之處

  《長安十二時辰》中的李必少年成名,憑借天賦被委任為大唐靖安司首腦并輔佐太子。性格縝密、果敢的他,肩負著維護國家、百姓安康的責任。該劇總導演曹盾第一次看完原著,便認定要由易烊千璽來出演這一角色,“就是合適。他身上有少年老成的感覺,而且具備文人風骨。”而李必在官場中不隨波逐流,始終擁有自我堅持的個性,也深深吸引了易烊千璽。“我大概能夠理解到(這個人物)。因為我們有相似的地方,可能是從年少開始,就會有一些責任的擔當,也面對一些壓力,一方面來自自己,一方面來自大眾。”

  接演《長安十二時辰》時,易烊千璽還未接受過系統的表演學習。對于17歲的舞臺明星第一次挑大梁主演強陣容巨制,外界的質疑聲不絕于耳。這種壓力對易烊千璽而言并不陌生;但對于做演員這件事,他對自己的要求,也遠高于外界的認知。《長安十二時辰》開拍后,易烊千璽專門邀請了表演老師,隨時溝通現場調度、臺詞處理。劇中有大量半文半白的臺詞,開拍第一場李必與太子的文戲便有一頁紙那么多,情緒多達三四個層次,為了找到狀態,易烊千璽總是在休息間隙,一個人嚴肅地躲在角落里調整感覺,幾乎不和任何工作人員接觸,“比如說這句詞時,我應該做哪些更細的調整,老師會和導演一起溝通,然后告訴我。”剛開始表演老師看完拍攝素材,總會鼓勵易烊千璽表現得不錯,但他對自己的狀態并不滿意,“總覺得可以更好吧。剛開始(找狀態)比較難,之后慢慢就找到了感覺。”

  《長安十二時辰》的拍攝周期長達幾個月,橫跨了易烊千璽的高三階段。緊張的課業壓力、18歲生日會的籌備、表演上的摸索,易烊千璽度過了把24小時當做48小時消耗的漫長17歲。他曾經在一天多場戲堆積的時候,坐在車里望著天空發呆,一瞬間想“如果今天不拍戲該多好”,但轉念還是回到緊張的拍攝狀態;壓力大時,他也只是通過聽歌、睡覺,如此簡單的方式暫時紓解。

  每當完成質量比較好的工作后,易烊千璽也會希望看到大眾的評價,而《長安十二時辰》開播后不少媒體“小看了易烊千璽”的稱贊,讓他“等待老師閱卷”的心情終于放松下來。

  大學

  這種有點“酷”的集體生活,久違了

  成為大學生,讓易烊千璽回到了久違的學生時光。

  他曾形容大學生活為“這是用那些寫廢的筆和數不清的試卷換來的禮物,得來不易。”13歲正式出道后,他對學校的記憶大多停留在為了拍攝,找老師開假條,然后在保安的注目下開開心心地離開。工作結束后,他就住在公司安排的公寓里,脫離父母的管理,過著看似自由的生活。

  這種與眾不同的少年時光,曾經讓他十分興奮。直到通告和演出逐漸占據了全部的時間,所到之處永遠被鎂光燈和萬千目光聚焦時,他反而期待步入18歲,在忙碌的縫隙可以尋回普通學生的身份,“因為之前一直都在自己這么一小片的工作環境中,能遇到的人也都不是比較深入的接觸。大學里有專業課老師,他們會從價值觀和專業知識方面給你指導和影響。”

  因此《長安十二時辰》后,易烊千璽并沒有急于接演新作品,過去這一年,他大部分時間都享受于學生生活。七點半起床,八點半上課,偶爾放學早,便趕回家吃媽媽做的飯;很晚回家后,也有時間獨自坐下來彈彈鋼琴。

  大學里,并沒有太多人因為他是易烊千璽而特意來打招呼,他可以隨意在校園內和同學嬉笑、拍照,他還曾在晚上和同學窩在學校角落里吃剛點的外賣。這么“酷”的事情,在以前他從沒有機會嘗試。

  他終于在光彩奪目的明星身份中得到片刻喘息,“我其實一直很想這樣,上課的時候跟同學們待在一塊,生活也很規律,這種集體生活也算挺久違的。”

  成年

  向往自由,習慣憑直覺作決定

  在易烊千璽18歲的愿望清單中,排名第一位的是體驗一次翼裝飛行。這是一項極限運動,穿著翼裝從高樓、懸崖等高處跳下,在空中自由翱翔的體驗感讓不少年輕人欲罷不能。雖然如今易烊千璽還沒能實現這個心愿,但考駕照已經讓他得到了部分滿足。他喜歡掌握控制感和自由感。這兩年,易烊千璽還迷上了捏泥塑,這源于他偶然在一個視頻中,看到一位藝術家在細致地捏人臉。他瞬間被吸引,“你想表達什么,都可以捏出來。這種心態特別隨意,那種自由自在的感覺(我)很喜歡。”

  18歲后,易烊千璽為自己定下人生目標:成為一個自由的人,生活、工作、精神,都擁有更多的自主權。這看似簡單的愿望,對過去的易烊千璽而言卻難以觸達。

  從小,他便過著被安排好的人生,通告、排練、學習、采訪,每天的生活都詳盡到分鐘被列進行程表里。這也是他熱愛演戲的原因之一,“音樂是通過比較現代的、通俗易懂的方式,比較多地傳達自己的感情。但演戲,就是(體驗)另外一個人物。他可能跟我會有一點點聯系,但是絕大部分是另外一個人生。”

  而在做選擇時,易烊千璽也習慣憑自己的直覺,而不是按照標準化的方式作決定。“比如我遇到一件事,想去這么解決,我就去這么解決。我比較少去想,我作為大人,應該怎么樣去處理這件事情,有時候這樣調整之后,反而不太好。”通常情況下,直覺替他決定的,都沒出現過錯誤。例如各類劇本邀約紛至沓來,從《長安十二時辰》中的李必,《熱血傳奇》(暫定名)中童年悲慘、后投身革命的少年阿易,到電影《少年的你》中在社會底層泥濘里摸爬滾打的小北,易烊千璽更偏愛于氣質較重、故事復雜的人物,正如他對東野圭吾的小說愛不釋手,“除了劇本、劇組、班底都會考慮,更多還是挑自己喜歡的。沒有感覺的角色,我反正不太喜歡。”

  在流量迅速更迭的市場,易烊千璽第一次感到危機感也只是在高考時期,自己定下了更高的要求,“反而工作這方面的危機感一直還好,我現在只希望能多演戲,多出作品,多學點東西。因為這才是能留下來的。”

  未來

  自己的部分需更多保留

  17歲的易烊千璽曾經對未來18歲的自己說:成長是最孤獨的旅程,但是你卻是幸運的。

  小時候,在父母的安排下,易烊千璽學習了很多技能,希望能夠成為大人口中“與眾不同的孩子”。他極其自律,哪怕是在日常排練的間隙,也不會讓自己完全松懈,空閑休息的時間,他就一個人在那兒坐著,想排練的事情。在一封寫給18歲的自己的信中,易烊千璽說:檢視過去的日子,你有時候會想“以前的易烊千璽好像有股傻勁兒”。18歲后,他知道,自己決定要做的每一件事情,也將變得沒有那么容易,注視他的目光也將漸漸嚴厲,“就把這個身份轉變,看成是游戲打怪升級的獎勵,下一關會怎樣呢?”

  易烊千璽曾用深紅色比喻現在的自己:紅色代表外界看到的易烊千璽的樣子,而深紅背后的灰色,則是易烊千璽真實的自我。關于“紅灰”的比例,在如今的易烊千璽看來也有了變化,自己身上灰色的權重變得更多了,他也更喜歡本真的自己,而非一定要展現給大眾所謂被刻畫好的模樣,“因為之前一直被保護起來,一直被安排,所以(現在)會覺得,自己的部分需要更多地保留。”

  熱血難涼,赤子無懼。這是步入18歲成人世界后易烊千璽的宣言。

  新鮮問答

  1

  新京報:《長安十二時辰》中有大量半文半白的臺詞,背下來是否有難度?

  易烊千璽:會有。我有一個習慣,喜歡現場對詞,當時對的時候是什么感覺,我在現場再背。所以有一些臺詞都是現場很快記下來的。

  2

  新京報:有沒有很想嘗試哪一種類型的角色?

  易烊千璽:有。反正一段一段時間的,就一直都有那種比較想嘗試、比較特殊的角色,但不是通常大家能夠在影視作品中看到的那種性格的人物。

  3

  新京報:在《這就是街舞》里,你是導師中年齡最小的,有沒有擔心過選手會對你有質疑?

  易烊千璽:其實年紀小算是一個(問題),但選手如果對我們有質疑的話,其實也不看(年齡)。我們是藝人,并不是所謂的地下專業舞者,所以他們肯定會有一點質疑,我年紀小,也算其中一點。

  4

  新京報:你會喜歡規律性的生活嗎?

  易烊千璽:會,但并不是明確目標的那種。因為我覺得只要定一個目標往那兒走,可能過程中一些別的東西就會注意不到。而且有時候定目標,會覺得要么太低,要么太高,反正并不是真的自己需要的。

  5

  新京報:回想小時候想象自己18歲會成為一個什么樣子,跟你現在的樣子相比,你有成為那時期待中的那個人了嗎?

  易烊千璽:可能會比小時候想象得還要再好一些。最初學跳舞的時候,是沒有想往娛樂圈這方面發展的。后來慢慢學得多一些后,我媽跟我說了一些,就開始有了這方面的目標和打算。如果按當時的要求來看的話,就覺得現在高出太多。

  采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張赫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手机捕鱼游戏编程原理 金博登录 北京塞车计划网全天更新 MG摆脱游戏如何加减注 三公是哪三公 双色球胆拖投注金额对照表 飞艇两面盘计划 荣盛平台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 21点什么叫分牌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